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他走进了“复活”:纪念吉尔伯特·E·卡普兰

2016-1-29 14:49| 发布者: ywen| 查看: 2517| 评论: 3 |原作者: 谢胤杰

简介:当代年轻人总是说一句话:“有什么事想做就快点去做,再不疯狂就老了。”但问题在于,要做的事情往往是图一时刺激,对于以后的人生大概便只有可以用来回味的资本,美名曰“年少时的激情”。能把这一时冲动转化成一生 ...


当代年轻人总是说一句话:“有什么事想做就快点去做,再不疯狂就老了。”但问题在于,要做的事情往往是图一时刺激,对于以后的人生大概便只有可以用来回味的资本,美名曰“年少时的激情”。能把这一时冲动转化成一生事业的人,往往都让世界瞠目结舌,但是期间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却很少令普罗大众深思,斯蒂芬·乔布斯如此,吉尔伯特·卡普兰也是如此。

我们不能把吉尔伯特·卡普兰称为一个“专业”指挥家,他的职业不是指挥乐团,他在华尔街是搞财务管理的。在开始接触指挥之前,他是华尔街《机构投资者》的创办人,由于对读者群体的精准把握,这让他在短短几年之间就成为了百万富翁。让他与古典音乐过电的原因,是他在1965年被拖去观看了“白头佬”斯托科夫斯基的排练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马勒的音乐对他产生了一种奇妙影响和冲击,他在第二天的音乐会中泪流满面。我们有理由相信这部交响曲唤醒了他内心中一种隐藏已久的情感,以至于在后来,卡普兰与他的未来妻子莱奥纳到皇家节日大厅听完这部作品之后,后者告诉他必须对此做个了断,要么放弃它,要么掌握它。


这位只在幼年上过三年钢琴课的华尔街才子选择了后者,他请了一位指挥老师,并在接下来的十八个月里飞遍全球观看所有的马勒作品演出,他请顶尖指挥吃饭,或者直接登门拜访寻求建议。索尔蒂答应给他二十分钟,但是两个人却谈了三个小时,索尔蒂弹琴,卡普兰指挥。在这三个小时后,索尔蒂告诉卡普兰,第一他已经成为了一名指挥,第二要把拍点打准,“卡拉扬可以这么做,但你不行”。伯恩斯坦则跟他强调,音乐中所有处理的依据,都可以在乐谱中找得到,音乐中所有美感,一半来自于乐谱。

在他的训练已经初见成效之后,他开始了他雄心勃勃的探索计划,在1981年,他聘请了一支乐队进行排练;而在1982年9月,他在林肯中心为2700名参加国际货币基金会议的各国代表们演出了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这场音乐会对听众的控制极其严格,只有拿到请柬才能入场。此时,离他第一次听到这部作品,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如果你们认为他的指挥生涯在这场音乐会之后就此结束,那未免太过荒唐。因为他对这部交响曲的探索其实才刚进入另一个阶段。为了更好研究马勒,卡普兰趁着原本拥有马勒手稿的荷兰基金会处于财政困难阶段,在1984年低价买入马勒的手稿,并出版了影印本,这为全世界所有的马勒研究者提供了绝佳的与马勒手稿接触的机会。他对马勒手稿的研究影响最为深远,他令乐谱出版商Universal Edition修订了四百多处错误并重新出版乐谱。他甚至还买下了阿尔玛的戒指,并把它戴到了莱奥纳的手上。

他对于马勒的排练和演出让人瞠目结舌,尽管很大一部分乐手对他没有什么期待,认为这部作品的新意已经被发掘完,也不待见他那“抽筋般的指挥动作”,但是此时的卡普兰已经对十四个版本的乐谱了然于胸,对乐谱之间的差异以及删除过的地方滚瓜烂熟,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古斯塔夫·马勒通过乐谱传递的深意,一旦他与乐手之间形成交流,并把他的想法传递出来之后,奇迹就发生了。当然,如果还有人嘟囔着他还不是所谓“专业”指挥家的的话,建议去看看2011年杨松斯指挥的一场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

但不论如何,卡普兰已经“深陷”指挥这一项事业之中,尽管他只会指挥一部作品(晚年时期也开始将马勒《第五交响曲》的柔板搬上舞台),尽管他不是专业院校出身,但这却不能成为他不是指挥的理由,对于音乐界来说,他对马勒的研究走在前列,修订那四百多处错误只是其中之一。另外的成就是,他出版了一份《第二交响曲》的室内乐版改编。他对马勒的研究已经拓展到他的所有作品,他还会在音乐会前先花一点点时间跟观众讲一下ppt,这看来似乎有些刻意,但是在音乐响起以后,一切都能找到依据。他也可能是第一个对维也纳爱乐乐团说“不”的人,他在1998年接受杨燕迪采访的时候说,当时维也纳爱乐乐团想请他去指挥《大地之歌》,但是他觉得对他来说不是个好主意,于是他拒绝了。

 


卡普兰的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的录音已经超过了十八万张,网络上下载的数量可能会比这个数目还要多,随着他逝世的消息公布,更多人会“迟到地”关注他的录音。据我一位经营古典音乐唱片销售的朋友说,在卡普兰逝世的三天以内,已经有十多人致电询问、订购他在2003年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录制这部交响曲的唱片,这张被很多人称为“有史以来最好的马勒《第二交响曲》录音”在他去世之后才被重新重视,想来也是心酸。


但是卡普兰的一生对于大众来说,无疑是让很多只会在音箱或耳机底下的手舞足蹈的人,看到了梦想成真的机会,但问题是这部分人往往对音乐抱有热忱和平淡无奇的癖好,却又不太愿意学习音乐理论,只会抱着不同版本的唱片指点江山。当中的许多人大概会抱怨道卡普兰是“土豪”,有足够的资本让他“任性”下去,不过这些人老是忽略的是,音乐带给人的感动,往往跟资本多少是没有关系的,无论当时的卡普兰是腰缠万贯的华尔街富翁,还是一个住在布鲁克林的贫苦少年,当斯托科夫斯基挥动指挥棒的一刹那,马勒的音乐响起,很多东西,就已经注定的了。当然也不是说吉尔伯特·E·卡普兰是“天选之人”,在如今,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下一位卡普兰,但在此之前有必要扪心自问,你听的是音“乐”,还是音“响”;你是否愿意为了音乐,抛弃更多的东西?这正是“复活”这一词的衍生意义:为了复活,你必须走向死亡。而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种复活,每时每刻都是。

吉尔伯特·卡普兰简介
作为一名音乐爱好者和业余指挥家,吉尔伯特·卡普兰被公认为是古斯塔夫·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的最佳演绎者和代言人之一。他曾经与包括维也纳爱乐、纽约爱乐、伦敦交响、圣彼得堡爱乐、洛杉矶爱乐和斯卡拉爱乐在内的逾50个知名乐团合作举办过高水准的演出。卡普兰早在1995年就和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北京进行合作,并于1998年与上海交响乐团、2000年在澳门、2002年与上海爱乐乐团进行了合作。

卡普兰在萨尔茨堡音乐节开幕演出上指挥爱乐乐团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交响乐团的演出被《时代》杂志誉为“足以撼动音乐节大会堂的花岗地基的一场精彩胜利”。

卡普兰与伦敦爱乐乐团合作录制的马勒第二交响曲销量高达18万张,是最畅销的马勒作品录音,并被《纽约时报》选为“年度录音”之一。第二张与维也纳爱乐合作的录音发行于2003年,是自它发行之日起销量最高的马勒第二交响曲录音。

他著有大量的关于马勒的论文,并且编著了《马勒选集》,获得了各类奖项。他在一个长达13星期的马勒系列广播中作为主持,出现在美国的350个电台中。他还在过去10年中主持了一个古典音乐和访谈类节目“为乐疯狂”。

卡普兰在25年前建立了卡普兰基金会,该基金会在马勒研究、出版和历史录音方面始终保持领先。卡普兰基金会与维也纳环球出版社合作,最近发行了由卡普兰和瑞内特·斯塔克-沃特合作编辑的马勒第二交响曲修订版。该版本在2011年4月4日在中国首次登台亮相。

卡普兰在茱莉亚音乐学院(夜校部)担任教职,并在哈佛、牛津以及其他知名音乐学院进行演讲。他还获得了新泽西的普林斯顿西敏唱诗班学院的荣誉博士学位,并且是卡内基音乐厅和哈佛大学音乐学院的董事会成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3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引用 谢胤杰 2016-1-6 13:46
    吉尔伯特·卡普兰简介

      作为一名音乐爱好者和业余指挥家,吉尔伯特•卡普兰被公认为是古斯塔夫•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的最佳演绎者和代言人之一。他曾经与包括维也纳爱乐、纽约爱乐、伦敦交响、圣彼得堡爱乐、洛杉矶爱乐和斯卡拉爱乐在内的逾50个知名乐团合作举办过高水准的演出。卡普兰早在1995年就和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北京进行合作,并于1998年与上海交响乐团、2000年在澳门、2002年与上海爱乐乐团进行了合作。
      卡普兰在萨尔茨堡音乐节开幕演出上指挥爱乐乐团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交响乐团的演出被《时代》杂志誉为“足以撼动音乐节大会堂的花岗地基的一场精彩胜利”。
      卡普兰与伦敦爱乐乐团合作录制的马勒第二交响曲销量高达18万张,是最畅销的马勒作品录音,并被《纽约时报》选为“年度录音”之一。第二张与维也纳爱乐合作的录音发行于2003年,是自它发行之日起销量最高的马勒第二交响曲录音。
      他著有大量的关于马勒的论文,并且编著了《马勒选集》,获得了各类奖项。他在一个长达13星期的马勒系列广播中作为主持,出现在美国的350个电台中。他还在过去10年中主持了一个古典音乐和访谈类节目“为乐疯狂”。
      卡普兰在25年前建立了卡普兰基金会,该基金会在马勒研究、出版和历史录音方面始终保持领先。卡普兰基金会与维也纳环球出版社合作,最近发行了由卡普兰和瑞内特•斯塔克-沃特合作编辑的马勒第二交响曲修订版。该版本将在2011年4月4日在中国迎来它的首次登台亮相。
      卡普兰在茱莉亚音乐学院(夜校部)担任教职,并在哈佛、牛津以及其他知名音乐学院进行演讲。他还获得了新泽西的普林斯顿西敏唱诗班学院的荣誉博士学位,并且是卡内基音乐厅和哈佛大学音乐学院的董事会成员。
  • 引用 谢胤杰 2016-1-6 13:52
    引用知乎专栏作者霄汉的一段话: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霄汉
    链接:http://zhuanlan.zhihu.com/musicgossip/20466570
    来源:知乎

    但即便有着这些争议,卡普兰作为一位通过实打实的艺术水准征服了无数音乐爱好者的业余指挥家,其地位已经绝无仅有。他令笔者联想起了另一位以业余指挥家身份而出名的商业巨子——前索尼公司总裁大贺典雄,尽管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对音乐的激情与热爱却别无二致。卡普兰在临去世前将自己珍藏的一支古斯塔夫·马勒曾用来指挥第二交响曲的指挥棒馈赠给了他的好友、著名指挥家莱昂纳德·斯拉特金(Leonard Slatkin),而斯拉特金昨晚在得知卡普兰去世的消息时写道,“卡普兰以他的激情、对真理的探寻以及帮助他人的决心,使得音乐界成为了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每次卡普兰举办有关马勒的讲座时,他总是以马勒的艺术歌曲《我弃绝尘世》(Ich bin der Welt abhanden gekommen)作为收尾,我知道今天应该听什么音乐了。”

    音乐:http://y.qq.com/#type=song&mid=000Bd6up3FiYAC
  • 引用 谢胤杰 2016-1-6 13:55
    他和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的马勒《第二交响曲》全CD试听地址:http://www.xiami.com/album/1202538030

查看全部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与时并进的美国 线圣 AudioQuest,宣布推出 2020 全新 48Gbps HDMI 线材系列,所有型号将会配备方向监控导体铺排及AudioQuest 专...

  • 但我个人经过几十年的音响磨练,我觉得,音响,是有国界的,如果你听得足够多,是可以分别出那件产品是什么国家制造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