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展示“三高”能量 激动人心有因:香港中乐团称雄岂有秘籍(上)

2016-2-26 12:13| 发布者: ywen| 查看: 4850| 评论: 0 |原作者: 周凡夫

简介:香港中乐团于2015年9月18日在香港举行了规模庞大的第三十九乐季开季音乐会,联同台湾国家国乐团及多个合唱团,以近四百人的庞大阵容,气势磅礴地世界首演了由陈能济作曲、陈钧润作词的特别委约作品《和平礼赞》,还 ...


香港中乐团于2015年9月18日在香港举行了规模庞大的第三十九乐季开季音乐会,联同台湾国家国乐团及多个合唱团,以近四百人的庞大阵容,气势磅礴地世界首演了由陈能济作曲、陈钧润作词的特别委约作品《和平礼赞》,还有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及赵季平的《和平颂》。这一音乐会是战胜法西斯七十周年的纪念活动,也是九月香港乐坛一大盛事。

其实,乐团未开季时已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全团八十六位乐师先是完成了为期一周(2015年8月25日至31日)的芬兰与爱沙尼亚巡演;刚结束巡演回港,乐团辖下的HKCO 4U小组又随即与伍卓贤的SIU 2应邀到西安作陕港音乐交流;除了在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举行“撞乐长安”音乐会,及跟陕西广播民族乐团交流外,更探访了敬老院及小学,履行爱心大使之职。

开季音乐会后,香港中乐团再度应邀参加澳门国际音乐节,在2015年10月6日举行了以“精·气·神”为名的音乐会,演出后随即返港举行了两场大型筹款音乐会。


高能量高效率 再发挥高水平
早已赢得“香港文化大使”称誉的香港中乐团,可能会是香港外访最频繁的香港艺术团体,而且每次外访都能获得很高评价,在民乐界更早已被业内同行肯定其手执牛耳的地位。这次乐团在波罗的海巡演,其中在芬兰和爱沙尼亚的演出,终场时便赢得全场观众起立爆发出如雷掌的至高敬礼!拥有1700个座位的赫尔辛基音乐中心,和在爱沙尼亚首府塔林拥有近千座位的爱沙尼亚音乐厅,门票都全部售罄!在澳门的演出开场和完场的气氛更出现很戏剧性的变化!
香港中乐团这些外访演出都能让人感受到音乐中存在着的激情,尽管这些外访音乐会的观众大多都是不熟悉中国文化、中国音乐的外国人,但香港中乐团的演奏仍能激动人心,震憾全场!

就这次波罗的海的巡演和在澳门的演出观察所得,香港中乐团能在今日做出如此骄人的成就和地位,可说并无秘籍,但却无半点侥幸。现时每次外访,处处都能展示出现今职业乐团的高能量、高效率,和高水平的“三高”要求!


鲜明香港元素 面对不同文化
香港中乐团今次巡演最大的特点是较过往外访具有更鲜明的香港元素。除了《精·气·神》和《流声残韵》两首香港作曲家作品,加奏的是顾嘉辉脍炙人口的《射雕英雄传》,同时,担任独奏的罗晶和赵太生,都是乐团的团员;甚至另一首加奏曲《新赛马》,亦是乐团胡琴演奏家魏冠华全新编曲的版本,这更突显出乐团自身团员的实力。甚至在首站赫尔辛基,乐团抵步后翌晨举行的三场教育性音乐会上,驻团指挥周熙杰指挥演奏的亦是本港作曲家林乐培的《昆虫世界》。
香港中乐团立足于七百多万人口的国际性大都会,这次外访的三个城市的民族文化背景与社会状况,都截然不同,这显然又是一次考验香港中乐团是否能打破民族文化隔阂的时候了。

赫尔辛基自1812年已是芬兰大公国的首都,具有悠久而独特的民族文化,它的人口只有60万,却拥有着多姿多彩、外型独特的古今建筑和具有丰富文化色彩的街区。从赫尔辛基西码头乘坐轮渡向南横渡波罗的海芬兰海湾,只需两个多小时便抵达八十多公里外的塔林。塔林是1991年苏联解体后独立的爱沙尼亚首都,现在仍保存着大量古老建筑与城墙的老城区,其历史可追溯到1154年,现已名列联合国人类历史遗产。从塔林向南驱车约百公里,便抵达被称为“爱沙尼亚夏日首都”的海滨城市派尔努,这里的人口只有4万,但从出土文物却证明早于11000年前已有人类在此活动的遗迹。

也就是说,香港中乐团此行三站面对的都是具有历史悠久、但却截然不同文化传统的观众族群;但更现实的问题是,三个城市的人口都不多,是否有足够的观众对来自遥远国度的异国民族音乐感兴趣呢?


赫城前卫作品 爱国古今共存
赫尔辛基艺术节的艺术总监Erik Söderblom在知道香港中乐团已被委约首演超过2500首作品,其中还包括有40多首是外国作曲家所写的新作时,特别和乐团联合委约了芬兰作曲家Jukka Tiensuu为此行创作了一首名为《Ihmix》的作品。更在他坚持下,排出了一套几乎是现代作曲家的作品,上半场四首乐曲全是风格前卫、全无民族色彩的现代音乐,这与一般观众,特别是外国观众所期待的中国民族乐团演奏的民族音乐很不一样。

如以音乐欣赏的心理角度来说,当晚的曲目编排设计,并不容易刺激起观众的情绪;上半场四首不仅是无明显旋律和指向性的现代风格作品,而且全是以弱音来结束的乐曲,这包括朱践耳的《悲调》,在全曲掀上情绪高涨的高潮后,全曲曲势仍迅速回落结束,各首乐曲最后为观众带来的都是压抑内敛的情绪,多于是渲泄性、爆发性的感情。中场休息后的《月儿高》原是传统古曲,改编后的情感仍是颇为典雅传统的音乐语言,而且长达十四分钟,和上半场的乐曲截然不同,但相同的仍是以弱音来结束。

幸好作为压轴的郭文景《滇西土风》组曲三首,是感情内容与节奏旋律同样丰富鲜明的云南少数民族音乐衍生创作的作品,然而所用手法却又融入了好些现代技巧,终章更存在着有如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的影子,这首作品最终的大高潮,终能让观众将整个晚上压抑下来的情绪,借着热烈的掌声发泄! 

这场明显是很“冒险”的音乐会,最后能赢得满堂彩,其实有两个很重要的背景因素,其一是演出所在,是四年前才落成,由丰田泰久设计的赫尔辛基音乐中心,它是一个很有现代Cyber风格的超时代设计,它提供了一个很富现代想象力的空间,有助于对现代音乐演出的氛围感染;其二是赫尔辛基城区街头,到处都可见到不少现代艺术品和现代建筑,这可以看出当地人士在生活中,早已接受现代艺术,抗拒力并不存在。

这种现象当然不能用“人离乡贱,物离乡贵”的俗话来理解,原因是这三场北欧音乐会的观众全是“老外”,华人绝无仅有,观众眼中都只会视之为“舶来之物”而非“离乡之乐”。(未完待续)
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