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科林戴维斯爵士 Colin Davis——一个英国奇迹

2013-11-28 16:47| 发布者: ywen| 查看: 1049| 评论: 0 |原作者: 许哲韬

简介:戴维斯爵士4月份去世的新闻绝对是是今年乐坛最令人痛心的消息。他自己曾经说:看待一个指挥的职业生涯是有各种方式的。1977年,作为第一个登上拜罗伊特的英国人,但似乎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在自己的祖国总是不吃香。 ...

戴维斯爵士4月份去世的新闻绝对是是今年乐坛最令人痛心的消息。他自己曾经说:看待一个指挥的职业生涯是有各种方式的。1977年,作为第一个登上拜罗伊特的英国人,但似乎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在自己的祖国总是不吃香。

十六岁进入皇家音乐学院之前,他是学单簧管的,立志当指挥却没有被指挥专业录取,因为他不具备键盘乐器演奏技巧。对于钢琴方面的麻烦事儿,戴维斯少不了吐槽:“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尽可能地推掉钢琴课了,能免则免。”他个人认为:对于一个指挥来说,歌唱和呼吸是比钢琴演奏技术更重要的东西。除了指挥棒和单簧管,戴维斯爵士还曾经半开玩笑的说:其实我不喜欢的乐器还很多。

1957年,当戴维斯申请了3次之后,他终于获得了BBC苏格兰交响乐团助理指挥的任命。在此之前,他没有多少和专业乐手工作的机会,而且也不懂得怎么用行内话去教导他的团员们,尽管戴维斯学得很快,但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他自己都感到不知所措。

在给克伦佩勒救场后,戴维斯倒是吃香了一阵子,甚至远渡重洋到了美国,甚至登上了大都会。可是当他想要回到祖国,凭着几次重量级合作获得伦敦交响乐团首席指挥这一席位的时候,大英帝国的这帮乐手们偏偏却选择了克尔特斯(英年早逝的天才指挥Kertesz)。闷闷不乐的戴维斯爵士只好转投BBC交响乐团。

好景不长,戴维斯在逍遥音乐会上指挥传统的“最后一夜”音乐会,想替观众们换换口味,把埃尔加的《威风凛凛进行曲第一号》撤掉(换别的不好,偏要换这首,他难道忘了这首曲子里面有大段国歌旋律),结果搞得民怨四起,他不得不黯然退出(小弟一直认为古典乐迷是世界上最固执的一帮人,越来越多实例证明这个论断)。跌跌撞撞来到1971年,戴维斯接任索尔蒂爵士出任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音乐总监,常常受到观众的嘘声,年少气盛的他则在谢幕是以发出嘘声和吐舌头作为反击。

列举了不少戴维斯爵士的丑事,只不过想给读者们描述一个更有血有肉的音乐家,我个人总是觉得,谁没有个过去啊?所有的喝彩都来之不易,戴维斯30年后成为伦敦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他是任职时间最长的指挥,没有之一。06年他退休后,仍然出任伦敦交响乐团的主席一职。

戴维斯声称自己没有专长,他认为自己是挺全面指挥,但我们确切地看到在戴维斯一生中有两个核心:柏辽兹和莫扎特。特别是对于柏辽兹,同样不擅长钢琴的戴维斯给予这位作曲家的热情可以说是法国人的十倍。在被问及他自己究竟演过柏辽兹的歌剧《特洛伊人》的时候,他说:“我自己也记不清了,可能有一打或者比这还要多上几倍吧。”谈及与这部歌剧缘分,戴维斯表示自己早在切尔西歌剧团时代就已经接触过这部作品。而后来有二十年没有碰过,这部作品对他的触动是极大的。当然了,对戴维斯爵士触动如此大的作品演绎起来也格外有心得,因此1970年他就凭借这部《特洛伊人》的录音获得格莱美两项大奖。2001年有凭借另外一款《特洛伊人》录音再次获得格莱美大奖。戴维斯一共获得十项格莱美大奖。

与指挥朱里尼十分相似,2010年戴维斯的妻子因癌症去世,对他的打击很大,他谨慎地保护着自己家庭的隐私,他随后就被检查出有心脏方面的疾病,孩子气的他在这一年毅然回归莫扎特,在谈及死亡方面,戴维斯很坦然:当我在开音乐会的时候,我觉得时间已经停止了。你可以掌握它,但它不是你的敌人,时间并不能推迟死亡,它倒是给活着的你一个非常幸福的时刻。”

眼下这个戴维斯在飞利浦时期的录音时间跨度是70—90年代,复刻了一系列戴维斯的经典录音,包含了他与好几个乐团的精彩合作。


CD2 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第五钢协 
一个英国人贝多芬?!哦,其实拉特尔先生给我们带了一个坏头,不少英国指挥的贝多芬还是值得一听的。戴维斯第一次与皇家爱乐乐团录制的贝多芬第7交响曲于1961年,当时他只有30岁。Cd2这里选取的是他和德累斯顿合作的录音,戴维斯爵士从来就不擅长对这些古典的作品进行浪漫化诠释,或许我们已经听过太多戏剧化的贝多芬了,戴维斯的贝多芬拥有极致细微的声音,这一点是很难得的。而搭配的阿劳和戴维斯的皇帝钢协录音那更不用说,是极其精彩的演绎,这一组合的贝多芬钢协斩获唱片大奖无数。阿劳大师的触键完全发自内心,这是一个高贵气派的皇帝协奏曲。这俩个录音都是飞利浦录音师们的杰作,一如既往地优秀和平衡。            

CD8  海顿交响曲94、101、104号
戴维斯的海顿能够达到他两个核心作曲家的高度,我个人相当喜欢福特文格勒和约胡姆那种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版本。惊愕、时钟、伦敦这几部海顿最著名的作品演绎起来难度在于理解海顿爸爸的幽默和机智。这几首都是海顿交响曲中“尖刀上的刀尖”的作品,戴维斯拿出他的孩子气,乐团调教得完全不像海丁克指挥的那一支,当然要严格了来说,乐团编制还是偏大了些,不过那塞尔和克利夫兰的版本一比较,那就真的是大巫见小巫了。有人说这套演绎似乎毫无杂质,太纯洁了,跟蒸馏水一样,企鹅唱片指南和留声机杂志一致推崇戴维斯版本,或许这就是其长处所在。比较可恶的是,可能由于录音关系,经常能听到戴维斯爵士跟着音乐哼鸣声,倒是很有存在感。不过除此之外,海顿音乐您听了毫无感觉,那么只能断定您是冷血了。

CD11 莫扎特第25、40交响曲、第15钢琴协奏曲
戴维斯属于那种心直口快的人,对于本真运动的意见是“感情上的弄虚作假”。但并不妨碍我在最后推荐这张莫扎特录音,戴维斯在RCA与罗恰罗夫人录制了几张莫扎特钢琴协奏曲的录音,作为伴奏他算是尽心尽力了。作为伴奏者,戴维斯和格鲁米欧的合作也是很经典的。这张录音里面第15钢琴协奏曲却是和海布勒合作的,海布勒一直是被忽视的女钢琴家。她的演奏继承的是极其典型、正统的维也纳学派。犹如哲学家那样,兼具微观与远见,其实她除了莫扎特以外,在飞利浦还留下了舒曼、贝多芬等录音,值得各位乐迷去留意的。至于戴维斯的莫扎特交响曲,乐团声音稳健不拘谨,有张力,当然了,和哈农库特等人的清爽那就完全不是一个路子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