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八首现代诗与一场自我疗伤的梦

2019-2-25 17: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03| 评论: 0

简介:由毕赣自编自导的影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已于2018年12月31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当日21:40开播的场次,结束时恰逢零点,配合电影名与“跨年一吻”的宣传点,在上映前20天就实现了预售四千万的佳绩。这样一部文艺片在票 ...
由毕赣自编自导的影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已于2018年12月31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当日21:40开播的场次,结束时恰逢零点,配合电影名与“跨年一吻”的宣传点,在上映前20天就实现了预售四千万的佳绩。这样一部文艺片在票房上取得这样的成绩是相当惊人的,且仅是预售。当然,这一方面归功于影片的宣传到位;另一方面,与毕赣导演两年前的作品《路边野餐》受到的追捧脱不了干系。


《地球最后的夜晚》

有人说《路边野餐》晦涩难懂,因为它在时间上没有成形的界定,过去、现在和未来模糊交织于影片之中,正如片头《金刚经》截取的片段中所说的过去、现在、未来三心不可得。另外还有一场自我疗伤的梦,潜意识与现实的交替进一步复杂了整部影片的叙事与表达。而在这片黔东南的山区,雾、河流,以及它的潮湿彰显着亚热带的气息,贵州方言娓娓道来的诗歌,使这部影片独具特色,也因此成为大量文艺青年的挚爱。


关于《路边野餐》,最初的名字为《惶然录》,考虑到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不利于传播,导演向团队妥协改成了《路边野餐》,致敬了塔可夫斯基。在《路边野餐》能看到许多大导演的身影:阿彼察邦、侯孝贤、娄烨等等,而导演毕赣则回应说:“任何一个导演他都只能给你一双鞋,路还是要你自己走。”而毕赣也确实走出了一条属于他强有力的新魔幻现实主义之路。

凯里蓝调:过去和未来的事发地
壹:“背着手 在亚热带的酒馆门前吹风 晚了就坐下 看柔和的闪电 背着城市 亚热带季风的河岸 淹没还不醉的桥 不醉的建筑 用静默解酒 明天 阴 摄氏三到十二度 修雨刷片 带伞 在戒酒的意识里 徒然下车 走路到天晴 照旧打开 身体的衣柜 水分子穿越纤维”

陈升,小诊所的医生。

搭档医生光莲有一名叫“爱人”的旧人,在关于他的破旧皮箱里,有一张年轻时的照片、一盘磁带、一件花衬衫。她的儿子被酒鬼司机驾驶的白色皮卡撞死了。

侄子卫卫,有着一位无所事事、一天到晚不管自己的父亲。


陈升

卫卫父亲

贰:“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 没有了戒律就灭掉烛火 像回到误解照相术的年代 你摄取我的灵魂 没有了剃刀就封锁语言 没有了心脏却活了九年”

陈升过去的老大哥花和尚,他的儿子被砍手活埋,经常托梦给他要块手表。烧了手表后,仍然经常托梦给他,于是他在乡下开了个钟表店。

陈升与光莲开诊所,亦是这般道理。

叁:“山 是山的影子 狗 懒得进化 夏天 人的酶很固执 灵魂的酶像荷花。”

光莲老是梦到那位旧人,而这位旧人的儿子也来电话说父亲病重想见见她。

陈升老是梦到母亲,梦里只能听见芦笙的声音,醒来以后又看见很多苗人围着他转。

这场梦就从陈升带着光莲的信物去往镇远寻找卫卫的火车上开始的。


光莲的旧皮箱

开往荡麦的火车上

肆:“许多夜晚重叠 悄然形成黑暗 玫瑰吸收光芒 大地按捺清香 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鸟的眼睛 经常盯着路过的风”

曾经,陈升为花和尚的儿子报仇而犯事,坐了九年牢。花和尚和没被供出来的同伙给他存了一笔钱。这笔钱在陈升母亲的要求下把诊所盘了下来,为出狱后的陈升做了打算。

在陈升身陷囹圄期间,他的母亲去世了,妻子也病逝了。这一切成为了陈升最大的伤痛。


荡麦的开始

荡麦虚无:梦境与影射的疗伤
从陈升在荡麦下了火车后的这部分是一场与现实交错的梦。梦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具有象征手法疗伤的作用,在这里共时性取代了历时性,所有人物或者物体不再只代表其本身,而是出现了复杂的指代。这种释梦的理论也曾在许多其他影片中出现,像是大卫林奇的《穆赫兰道》。

这部分还有一段最为人称道的42分钟长镜头。用两辆摩托车,其中一辆载着录音师,另一辆载摄影师,由3个摄影师交替完成。实际上拍了60分钟,总共拍摄了三次,最终呈现在荧幕上的是第一次拍的素材。


长镜头之摩托

伍:“命运布光的手 为我支起了四十二架风车 源源不断的自然 宇宙来自于平衡 附近的星球来自于回声 沼泽来自于地面的失眠 褶皱来自于海 冰来自于酒 通往岁月楼层的应急灯 通往我写诗的石缝 一定有人离开了会回来 腾空的竹篮装满爱 一定有某种破碎像泥土 某个谷底像手一样摊开”

这场梦,首先出现的是长大的卫卫,手腕上画着手表。和孩时一样,在墙上画时钟,喜欢花和尚的手表。受欺负被抢望远镜则是卫卫在现实中需要被保护的意象。卫卫驾驶着一辆老是打不着火的旧摩托,车尾拴着装颜料的桶。而光莲的儿子出车祸时正是如此。同样,皮卡司机到小店打酒的画面也被呈现在这个一镜到底之中。

在卫卫背诵的凯里导游词中,洋洋出现了。洋洋要离开荡麦去凯里当导游,这是光莲与旧人的分离和陈升与妻子的离婚。洋洋帮助陈升修补衣服,则像是一种感情修补。

接着洋洋渡河绕了一个圈,反馈了空间上的一个环,一种轮回,暗示这一切的非现实部分。下船时买下了“小孩子玩的,不是大人玩的”风车,与前面陈升母亲说很惭愧小时候把陈升扔在了镇远,与缺失的童年相弥补着。后来卫卫修好了风车则预示着这段治疗是得以成效的。


长大的卫卫

洋洋

陆:“今天的太阳 像瘫痪的卡车 沉重地运走 整个下午 白醋 春梦 野柚子 把回忆揣进手掌的血管里 手电的光透过掌背 仿佛看见跌入云端的海豚”

另外,出现了貌似陈升前妻的女人“张夕”,她想要看大海,陈升关了灯,拿手电筒照着手摆弄,这是旧人对光莲做的事。这期间陈升哽咽地说出了他对妻子的愧疚。

后来陈升唱出了那首特地为妻子学的《小茉莉》,她的触动和流泪表示了陈升的心结终于被打开了。最后赠与磁带《告别》,则是陈升真正学会了放手与告别。


陈升唱《小茉莉》

柒:“所有的转折隐藏在密集的鸟群中 天空与海洋都无法察觉 怀着美梦却可以看见 摸索颠倒的一瞬间 所有的怀念隐藏在相似的日子里 心里的蜘蛛模仿人类张灯结彩 携带乐器的游民也无法表达 这对望的方式 接近古人 接近星空”

导演说野人在影片中是作为重要的时间标记,针对那起车祸来说。因此大家在观看影片时可以借此区分一定程度上的时间界限。其次也有解读为“恐惧”,间接让观众观影时,带有“心理依靠”。

当陈升来到了镇远,在那句“老陈,保重。”中,他解下了防野人而捆上的木棒棒。

在从镇远回去的火车上,墙上画的时钟在倒流。

这场梦终于结束了,这场自我治疗完成了。


时间倒流

解开木捆捆

捌:“冬天是十一月 十二月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当我的光曝在你身上 重逢就是一间暗室”

影片之外的蓝调
人的精神世界和浩瀚的宇宙一样充满着许多未知,有人将寄托放在宗教里,有人在音乐、诗歌里得以拯救。这首凯里蓝调奏出了潜意识的旋律,抒发了人们在情感宇宙中非常重要的东西:爱意、怨恨,死亡、活着,情义、孤独......

一部文艺片,对整个故事的脉络有没有理顺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当你没有进入到导演精心营造的美学中,荧幕的画面也就没有了意义。或许当你终于有了难以名状的感觉,这个故事才留在了你的心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