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从40周年访问到亲手把玩 GENELEC G Two 电子分频有源音箱

2019-2-26 14:37| 发布者: aya_sama| 查看: 615|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剑豪 图 / 小路

简介:真力GENELEC这个品牌,因其客户主要是一些专业音频工作者,对于部分发烧友来说可能觉得有点神秘。作为2018年11月刊的封面——真力40周年特别访谈,笔者亦籍此契机,深入了解这个品牌的文化 ...

鸣谢巴洛音响提供器材试听!

 

真力GENELEC这个品牌,因其客户主要是一些专业音频工作者,对于部分发烧友来说可能觉得有点神秘。作为2018年11月刊的封面——真力40周年特别访谈,笔者亦籍此契机,深入了解这个品牌的文化。直至今日,终于有机会能亲手把玩GENELEC G Two。

 

2018年10月份,笔者获悉本刊会对GENELEC进行一个特别访谈,并作为11月刊的封面,可想而知其重要性,而且这也是一个能深入了解GENELEC的大好机会。当笔者对这次40周年特别访谈进行录音整理时,对着一大堆资料及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录音,顿觉腹中空空,何出此言?面对这份知识的饕餮盛宴,满满的求知欲涌上心头,“饥饿感”便顿时上来了。一个多小时的录音,一句一句听下来并记录整理成文,当然是花费了大量时间及精力,但笔者却是乐在其中,所采访的对象——真力GENELEC大中华区总监冯汉英先生,也是十分健谈,细致地回答问题的同时,也分享了很多自己的所见所闻,详细内容请翻阅2018年11月刊。

 


“有源音箱”=“多媒体音箱”吗?

一直以来,笔者都只能在展会或者实体店中看到GENELEC产品的身影,只能“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幸运的是,这次终于有机会对GENELEC的产品进行测评。提起GENELEC,相信不少人的第一反应便是“有源音箱”,随之可能联想到市面上一些“多媒体音箱”,这些“多媒体音箱”给大家的印象可能就并不是太好了。但如果在GENELEC的“有源音箱”与“多媒体音箱”之间画上一个等号的话,恐怕就太过武断了,接下来就让笔者为你介绍——GENELEC G Two二分频双功放有源音箱。


“二分频”、“双功放”、“有源音箱”,这三个都是G Two的关键词。G Two采用“有源主动式分频”,当信号还处于信号电平时,就先进行分频,然后将分频后的信号输入到所对应的功放,之后就是传输到对应的单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人耳的可闻频率一般被认为是20Hz-20kHz,在这个区间上,经历了一千倍的变化,很少能有一个电子元件或电路,能在如此大范围内保持良好的线性工作状态,所以才有针对性地设计出不同的功放及单元。此处有必要说说为什么要设计“有源音箱”,据真力大中华区总监冯汉英先生介绍:“一般来说,在设计功放的时候,对所推动的音箱没有一个很明确的适配性,只能选取一个大概的范围;同样地,音箱在设计时,也没有对功放有一个很明确的针对性,这样功放与音箱之间,很难形成一个高度吻合的系统,只能尽量搭配得好,所以将功放与音箱整合成一个系统”。


G Two技术规格   ■ 频率响应(-6dB):56Hz-25kHz   ■ 本底噪声@1m声轴上(A计权):≤5dB   ■ 输入接口:1×RCA(母)   ■ 输入阻抗:10kΩ   ■ 分频点:3.0kHz   ■ 功耗:待机(<0.5W);空闲3W;满输出60W    ■ 单元配置:4英寸中低音单元+3/4英寸高音单元   ■ 尺寸(含隔振底座):242×151×142(mm)   ■ 重量:3.2kg/只 


外在美+内在美

G Two采用厚度为4mm的压铸铝箱体,比传统木质箱体坚固,箱体共振也大大降低,还能消除箱体尖锐边缘和棱角引起的声音衍射,而在高音单元的周围采取了特殊弧形设计,避免来自墙面的不良反射,有助于拓宽听音“甜区”,这得益于GENELEC的两项核心声学技术,MDE最低衍射箱体、DCW指向性波导设计。单元配置为一个4英寸中低音单元和一个3/4英寸高音单元,分别对应两个功率为50W的功放,据厂方介绍,功放的长期输出功率,会受到“驱动单元保护电路”的限制,从而保护单元。


将视线移至G Two的背面,上部是倒相孔,搭载GENELEC的“婉蜓式倒相管设计”,因音箱的低频辐射由单元和倒相系统共同组成,而大部分低频辐射来自单元,但在倒相孔-箱体共振频率点处,单元振幅较小,此时大部分声辐射来自倒相孔;为使倒相管空气流速最大化,采用狭长而弯曲的倒相管,最大限度地降低倒相孔可闻噪声,达到显著降低低音单元的振动幅度,提升线性低频输出的能力。倒相孔的下方还有小孔,可搭配各种支架,安装在墙面、天花板上或置于桌面。



中部是G Two的电源开关及调节模块,调节模块共有七个选项,从左边看起,“Level -10dB开关”可将G Two的输入灵敏度降低10个分贝,与前级设备匹配从而获得最佳音量。“ISS自动待机功能”,当播放停止一段时间后,音箱会自动进入功耗低于0.5W的待机状态,当检测到音频播放时将再次迅速启动,此功能会在音箱自动开机时存在微小延误,用户可根据需要调整;但在“ISS自动待机功能”关闭的状态下,音箱只能通过背面的电源开关进行开启和关闭。“桌面控制”,当用户将G Two置于桌面时,由于声音反射,这种摆放方式一般会增强中、低频的某些频段,使其声音清晰度下降,此功能可最大限度地减轻音箱与听者之间的反射面所带来的不良影响,从而有效降低音染。“LED指示灯开关”可用于控制G Two正面的LED电源指示灯。“超低音控制”可在65Hz的频点上激活一个-4dB的滤波器,从而用于补偿这个频段内被提升的低频响应。最右边两个是“低音控制”,可对1kHz的低频响应进行修正,当音箱放在靠近墙面位置或低音过量时,可衰减电平分别为-2dB、-4dB和-6dB。


背面下部是G Two的电源接口及RCA输入端子,值得注意的是,电源接口因空间较小,建议采用类似附送的“扁头”电源线,不适合较粗的“圆头”电源线,否则会造成接触不稳或无法接入的情况。底部为Iso-Pod隔离底座,此类产品最常见的情况是将其置于桌面上,这会带来一些不良影响:听者会偏离音箱声轴、桌面所产生的机械振动、桌面一次反射声引起的梳状滤波效应导致频响曲线不平坦等。为此GENELEC研发出Iso-Pod隔振底座,由特殊的高阻尼橡胶材料制成,可减少不必要的机械振动传至箱体表面,造成中频音染,可通过前后移动,作±15°的俯仰角调整,确保音箱正对听者。


 

实际试听

本次试听以Lindemann Limetree Network作为信源,这是一台数码/网络播放机,此举的理由有二。首先是考虑到G Two与Lindemann Limetree Network的体积都不大,能组合成一套精致而优质的桌面音响系统;其次是考虑到G Two没有音量控制,一般的做法是搭配一台前级,但Lindemann Limetree Network的App有音量控制功能,通过简单接线及配对之后,即可轻松地用平板电脑或手机,进行音量控制、播放等相关操作。先以“默认”状态试听一曲“当铺爵士”中的《High Life》(24bit/88.2kHz FLAC),开头部分的掌声与交谈声细节分明,不会与铃鼓等乐器混淆,第一阵掌声落下后,细微的几下掌声也“显而易见”,无需吃力地竖起耳朵去“抓”细节。各种乐器依次作为“主角”轮番上阵,互相辉映。中段部分掌声与人声的加入显得更为有趣,也体现了整体分明的层次感。之后便打开G Two的“桌面控制”功能,重听一次本曲,感觉清晰度有所改善,细节更为分明,中低频更为干净。


第二套搭配是力宝声exposure 2010系列的CD机和合并功放,CD机作为信源,合并功放以前级输出与G Two连接,作为音量控制,并将G Two置于音箱架上。此举是为了与前段的“桌面系统”形成对比,并在不同搭配、不同状态下试用G Two。试听一曲女高音歌剧,高频通透自然,人声结像准确,高频不会飘;中频自然且清晰,清新自然没有朦胧感;低频有足够量感且干净。之后将G Two分别放在靠近墙壁、墙角位置,通过背后的调节模块,在不同模式下重听此曲,略显浑浊的低频变得清晰干净,乐器结像变得更加明显,整体感觉更为通透干净。

 

左:不同模式下对G Two在自由声场频率响应的影响 右:不同声学环境下建议的调节设置


总结

器材搭配向来是一个难题,而GENELEC将功放与音箱整合成一个系统,使功放与音箱形成一个高度吻合的整体,G Two就是这样的一个产品,最大听感印象就是声音很“准”,结像大小、是否处于“甜区”等都能轻松判断,没有刻意突出某一频段,无论是两声道系统、还是多声道系统,G Two均能有出色表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