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四个男人和一个葬礼

2020-3-20 10:20| 发布者: ywen| 查看: 1450| 评论: 0 |原作者: 图、文 / 大剑师

简介:两年前(2018年)的春节还是7天假,紧紧张张地就结束开始上班了。然后雪化了,柳绿了,春天如期而至,老曾也如约而至。老曾叫曾祥伟,是中国音响界知名品牌阿玛尼的创始人,这个品牌总能让我想起韩国辣白菜。当时他 ...

两年前(2018年)的春节还是7天假,紧紧张张地就结束开始上班了。然后雪化了,柳绿了,春天如期而至,老曾也如约而至。老曾叫曾祥伟,是中国音响界知名品牌阿玛尼的创始人,这个品牌总能让我想起韩国辣白菜。当时他和天津拉斐尔的冯总一起来沈阳,我和史博士还有几个沈阳的烧友请他们在老边饺子吃了顿饭。席间他开玩笑说,你们沈阳怎么没有音响展?有的话我一定参展。我告诉他,你真来我就办!拉斐尔冯总也表示参加。

然后玩笑变成了现实,我开始筹备沈阳国际音乐音响展。


曾总与拉菲尔冯总

■ 怀情之人——曾祥伟
当年4月的上海展,我们又聚到一起,当晚是日本《立体声》杂志的中国代理也是《现代音响技术》的主编张国梁约了一群业内人士吃饭,席间老曾和大家说我要去沈阳参展,你们都得跟我一起去。

之后广州再见面,卡威尔展结束,他热情邀请我去深圳,正好中国电子音响协会的秘书长陈立新也在,他又和陈秘书长说:我去沈阳,你也应该去看看。陈秘书长当时就答应下来。

然后我从台北TAA展转到钱大姐的香港展时,他因为有事到得晚了,特别打电话让我等他,我俩在他的房间聊了一晚,他和我说了很多他对音响行业的看法。

他对音响这个行业很有感情,也看得很清晰。对于我的展会他大力支持,替我招商并没有任何利益,甚至连展房费都没有要任何优惠,只是因为认可我这个朋友。

“我认可你的想法,因为你喜欢发烧,愿意为这个行业做点事,所以我一定支持你”。老曾对我说。同时他还聊到他自己的情怀,他雄心勃勃地想要造一套200万的器材,然后只卖100万,他说:“我只卖给有情怀的人,不计得失”。

10月的沈阳展他来了,拉斐尔冯总也来了,他邀请的朋友也来了,他推出的旗舰黑胶唱机在展会上刚刚发布就卖断货了,所以他决定启动这个计划,之前他设计了黑胶、唱放,前后级,但计划里没有音箱,他觉得这不是他的专长。可是因为忙,我都没时间请他吃顿饭,自然也没时间聊他的计划。

一周后成都展,我变成参观者,就在他的展房里聊了起来,我在想他为了我的情怀——沈阳音响展提供了很多的帮助,该是我为了他的情怀做点事了。我决定出资为他设计一款音箱。我对老曾说:“由我出钱开发,成功了用你的品牌销售,只要第一对编号为0000的我自己留着就行了,不要其他任何利益”。

我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当天就确定了单元,艾卡顿的陶瓷单元,下单没有任何犹豫,1寸高音,6寸半中音,10寸低音,都选择了艾卡顿系列里最贵的型号。当老曾撤展回到自己的公司,这套单元已经摆在他的办公桌上了。


手绘草图

艾卡顿的陶瓷单元应该说是现在最红的单元了,大部分的Hi-End品牌都推出了自己的陶瓷单元音箱,这是一种更加接近真实的声音,可能是目前商品化里失真率最低的单元。

其次是箱体,要做出一个完全不同于现在市场上销售的音箱的款式,绝对是一件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需要发烧友第一眼看到时不会有“啊,这是仿谁谁谁做的”,还需要这个独特的箱体有优秀的声学特性,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还需要我们的工艺能做得出来,而且做工要好。我用了两周时间广泛征求了各方面人士的意见,有发烧友的,有设计师的,有音响专业人士的,收集到了很多设计方案,但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没办法实现。

直到我回办公室看到日常用的德国FE器材架,这是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设计,把垂直使用的脚钉横向使用,用4只尖钉固定一块隔板,很好地隔离了震动。

我马上在微信上对老曾说:我要用FE器材架的结构,用箱体替换掉隔板,把整个音箱悬浮起来,随手画了个草图给他。老曾回复了一个字:妙!

■ 冥冥中的友情——王雪春
箱体确定后,就是设计分频器,分频器的设计是音箱的灵魂,它主要负责高中低音扬声器单元工作频段的衔接,使各个单元充分发挥它们的优点,保证有平坦的频率响应和最小的相位失真。

我想到了一个人,杭州的王雪春。这个年青人,是一个重度FM粉,他居然舍得拆解了几十万的FM后级的原机,只为学习其中发出美妙声音的原理。


王雪春

我是在闲鱼上认识他的,他在卖一对阿卡佩拉的入门音箱,也是最便宜的一款带离子高音原价20万的,只要7.8万元。我看完犹豫了一下,这么低的价格,担心被骗,结果第二天再看就被人买走了。后悔万分,就和他聊了起来,越过闲鱼加了微信,才发现他在杭州,公司叫博尔曼,而我恰好也有个公司在杭州,叫保尔曼,名字居然如此接近,缘分啊。

他对音乐和音响有自己的理解,又有专业的技术,最重要的是他公司有一套非常牛的音频设计和测试系统,在国内可能是唯一的一套。所以我决定把分频器交给他做,并且告诉他,不惜代价。

他重新测量了三款的扬声器单元的频率响应,发现单元本身的频响都非常平直,没有明显太大的峰和谷,都是非常优良的喇叭单元,他和我商量决定分频器完全用计算机LEAP仿真软件围绕这三个喇叭单元的特性来优化,采用的阶数是二阶滤波特性。这种仿真设计考虑到各扬声器单元同时发声的情况,并把各扬声器单元相互干扰的现象考虑进去。

03.测试中的音箱     04.王雪春的分频器   05.使用中的音箱   06.王雪春和他的分频器

值得一提的这音箱的分频器采用了声相位一致技术,就是说低、中、高扬声器所发出的声音到达听音点的时间是一样的,这样的结果会使声音更加干净,声音的分离度和层次感更好!

基于我设计的平直箱体面板,为了使声音相位一致,需要先确定测试点,要求各扬声器单元所发出的声音到达这测试点的时间是一致的,这个测试点要基于测量才能确定的,具体的步骤是先分别测出各扬声器单元装上箱体的频响曲线,然后把各扬声器单元并联起来测出一条辅助频响曲线,所有数据曲线导入仿真软件后,先在软件里不设任何的元件,把各扬声器单元并联起来,模拟出一条频响曲线,通过软件调整各单元的相对距离,使模拟频响曲线和辅助频响曲线一致,那么测试的结果跟模拟的结果是一样的,这时各扬声器单元的声相位就对准了。

有趣的是这个测量点也就是未来听音时的皇帝位,而在我办公室里,这个位置恰好在我的办公桌上,难道我要坐到桌子上听?

为了更好地发挥单元优势获得满意的声音品质,在分频原件的选用中也经过反复筛选,采用蒙多福电容、电阻,丹麦战神空芯铜箔电容,德国苏默录音室喇叭线等重症原料以搭棚的方式进行连接。

结果就是做出了一套非常巨大,让人舍不得放进音箱里,一定要放在外面给大家看的重量级分频器,外置的设计杜绝了分频器对箱体容积的占用影响,同时也给这对音箱留下了电子分频等更多的玩法。

单个分频器就相当于一个入门级功放的重量了,为此我专门设计了透明的亚克力盒子,可以给拥有者带来价值感。但没想到在运输时盒子被物流损坏了几个部位,后来我决定保留这个残缺的美。

当单元,箱体,分频器都做好了之后,就要整合组装调音,处理箱体里边的东西绝不是贴几张吸音棉那么简单。这需要一个懂音乐、懂音响的资深专业人士来做,我想到了我微信通讯录里面一个网名叫“音响与音乐达人”的家伙。

■ 音响与音乐达人——梁英杰
梁英杰,一个让人即爱又恨的家伙,爱是因为他推荐给我很多好的音响产品和好的CD,还有一些有见地的发烧友和音响从业者;恨是因为,我让他给我订了一台OPPO203,那个时候是4000多吧,然后直到OPPO关闭影音事业线,203涨价到过万元,我也没看到机器的影!后来他说他把那台好不容易搞到的203送给了中央音乐学院的周海宏老师,就是那位以《音乐何须懂》火遍发烧圈的音乐界大咖,也算是我的沈阳老乡。


梁英杰

他在我的音响展上第一次看到这对音箱,当时他说:“哎,这对音箱还真不难听”!我当时有种打死他的冲动,但想到他一贯的毒舌,泰斗的G2在他嘴里也就是“还不错”的评价,我就发出了挑战,你觉得不好你就来调哈!

然后他上当了,答应我过一段时间专门来帮我调音,这一次他没有爽约,在12月广州展前来我这里住了一周,甚至还把他常用的音源、前级、解码器、线材等一大堆东西发过来,只为了在他最熟悉的环境里找到最合适的好声方案。

由于这对音箱在前期的各种设计都是基于大量的计算和模型,现在是该用主观评价来做最后的调整了。我们一起做了各种测试和调整(尤其音箱内部处理涉及到商业秘密就不公布了),不仅用到了仪器,更多的是用他那对灵敏的耳朵,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耳朵,很多我听不到的东西在他的提示下纷纷出现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其实是,不是他的耳朵比我的好多少,是他对真实音乐的了解比我多、理解比我好,我听不到的东西是因为我对音乐的不熟悉被我忽视了。

表面上是曾祥伟、王雪春、梁英杰和大剑师四个人合作,其实每人的后面都有一群人配合着工作,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一对音箱,我终于理解了那些死贵的音响器材到底贵在哪里了!

■ 沉痛而无语
目前音箱基本调试好了,按原计划这个时候应该上市销售了,它甚至有了自己的价格,36万的定价有点伤天害理,但老曾说半价卖,这样就比成本高不了多少了,属于业界良心。

但这不是一篇关于音箱的软文,因为注定这是一对不会面世销售的音箱,哪怕它很优秀,那也仅仅能安慰一下我的悲伤。是的,音箱做成了,声音很好听,但这不是个喜剧,这是一个悲剧!

本文的标题借鉴了一个电影名字:《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就在这对音箱的箱体在老曾手里结束制作发到杭州王雪春那里去制作分频器的那个冬天的一个漫天雾霾的上午,台湾慕陆的江佳陆给我打电话说,昨晚老曾因为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今天早上没有醒过来。

昨晚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畅饮,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昨晚我微信他他没回!


本文作者:大剑师

阿玛尼的创始人曾祥伟

我哭了,计划还没实现,情怀还在人间,那对音箱还没听见,老曾就走了!

现在在我办公室的这一对音箱,将成为世界上唯一的一对,我是第一个卖家,也是第一个买家,这是老曾留给世界的纪念,也是我给老曾在这世界上最后的葬礼。

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全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77785人,死亡2666人,一场遍及全球的新冠肺炎正在肆虐。好消息是世卫组织认为中国疫情巅峰已过,尚未构成全球性流行,湖北以外地区新增首次降至个位数,华中科技大学病理解剖取得重大发现。

生不能相养以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哀,过客与归人,逝者如斯夫!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音响之路(十八) 下一篇:宅家为国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