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对着空,或空无一人

2014-11-27 11:51| 发布者: ywen| 查看: 1432| 评论: 0 |原作者: 阎逸

简介:看到这个标题,你一定会感到迷惑不解,你也一定会问这和室内乐有什么关系?事实上,这里的“空”所指的是一种缠绕的时间状态,我们触手可摸的一切都与之紧密关联,过去未来,故我今我,都在里面不分彼此地融合成一片 ...

看到这个标题,你一定会感到迷惑不解,你也一定会问这和室内乐有什么关系?事实上,这里的“空”所指的是一种缠绕的时间状态,我们触手可摸的一切都与之紧密关联,过去未来,故我今我,都在里面不分彼此地融合成一片。所有的作曲家和演奏家也都在里面,听着花开花落,或空无一人。空——时间的五蕴真身。我的朋友欧阳江河有一句诗:“空的掌声四起,空的听”,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我们把室内乐反过来听,那将是一种众声喧哗的空,连接住了黑暗和阴影的空,时间各个声部娓娓道来的空,不能任意扩大或缩小的空。室内乐与管弦乐不同,管弦乐中每一个声部都有两到十八个演奏者进行演奏,而室内乐是每人演奏一个声部,人数要少得多。在这种重奏音乐中,我们既找不到交响乐中的波涛与雷鸣,也找不到歌剧舞台上的宏伟气势,它的戏剧性是内在的,每一种乐器都要充分地表现自己,这有点像巴托克的《乐队协奏曲》,他要求每个演奏者都要发挥出自己的技巧和风格,但室内乐演奏家则是作为整体的一部分而非单独个体来发挥作用。

室内乐有一种谈话的性质,如果不是在大型音乐厅里听,而是在博物馆的长廊或更狭小一些的房间,你会找到那种微妙的感觉。在古典主义时期,这种音乐经常在宫殿或庄园里演奏,那时候,占据中心地位的是弦乐四重奏(Quartet),通常由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组成,它们是各种乐器中最融洽、最理想的形式,适宜演奏具有细腻和纯粹风格的音乐。其他常见的室内乐组合形式还有:二重奏(Duo),钢琴和小提琴,或钢琴和大提琴;三重奏(Trio),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五重奏(Quintet),由弦乐器或管乐器组成,或是弦乐四重奏加一个独奏乐器,例如加钢琴和单簧管。在这个时期,值得注意的还有一些为较大的组合而写的作品,在六重奏(Sextet)中就有勃拉姆斯的Op.18、36,贝多芬的Op.71,前者全部使用弦乐器,而后者则一概采用管乐器。七重奏(Septet)则多以管乐器与弦乐器混成,如贝多芬的Op.20就用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提琴,以及单簧管、低音管和圆号,构成了乐器家族的圆桌对话。而八重奏(Octet)常见的是由四把小提琴、两把中提琴和两把大提琴组成的壮丽乐章,如门德尔松16岁时创作的Op.20。说到这儿,不能不提一下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女子弦乐八重奏,这支颇负盛名的女子室内乐团,不仅擅长演奏巴赫、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西贝柳斯、格里格、斯坦汉姆等音乐大师的作品,同时还热衷于尝试新作品和不同风格的乐曲,作为一名室内乐爱好者,你非听不可。

听是多义的,阐释的可能性近乎无限。音乐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无限个音符本身就是一个袖珍的宇宙模式,灵感和奇迹滚滚而来,内在的听所唤起的此时此刻,永远是本地的异乡。下面介绍的几张专辑都可以在网络上找得到,试听或下载,要看你自己的喜欢程度。我这里不去写过多的聆听笔记,是因为耳朵的差异性,我相信你听到的内容会比我多得多,尽管我听到的黑夜和你听到的可能是同一个。如果你带着那种和朋友交谈的渴望去听,你一定会听到在音乐家心中这个世界的缩影,诞生和死亡,青春和衰老,呼喊和沉默,都在音乐内部悄悄生长。对我来说,它们并不陌生,陌生的只是镜中的脸孔,耳中的名字。把我和自我分离开来,让我到不是我的那个人身上去听,才能重温心灵的动荡现实,它不可接近,也不曾远离。

帝国铜管五重奏:铜管莫扎特
听完这张莫扎特作品专辑,你会发现在爵士乐中尽情发泄、咆哮、嬉戏的铜管乐器,竟是如此的温柔浅唱低吟,完全没有现实的喧嚣感,就像在雨中的漫步,有一些微凉,有一些惬意。这张专辑收录了《剧院经理序曲》《费加罗的婚礼序曲》《后宫诱逃序曲》以及其他乐章选录、《土耳其进行曲》《C大调进行曲》和从《降E大调圆号与弦乐队五重奏》中改编的回旋曲快板乐章等等,其中任何一首乐曲都充满了勃勃生机,恰如其分地展现莫扎特音乐的内涵,那种优雅、朴实的青春精神。莫扎特最复杂的乐思通常被误解为简朴,而事实上那是一种被隐藏了艺术的艺术:他教会了乐器如何歌唱。而在一张CD上收录了如此丰富的莫扎特曲目,在铜管五重奏的录音中是非常少见的。帝国铜管五重奏成立于1976年,主要成员有首席小号Rolf stemvig、第二小号Jeffrey curnow、法国号手Eric ruske、长号手Scott a.hartman和低音号手J. samuel pilatian,他们的演奏从古典到流行无不擅长,音色辉煌灿烂,更可贵的是精准的配合和声音的平衡和谐,有时候觉得他们不仅仅只有五只铜管,仿佛一支庞大的管乐队所发出的音效都在他们身上。


派拉德室内乐团:维瓦尔第《四季》
法国的派拉德室内乐团只有12个人,但他们的演奏风格具有法国诗歌般的优雅和精致,柔和又不失从容,精湛又不失典雅,在注重作品整体结构均衡感的同时,更强调音乐的和谐性。因此,这部维瓦尔第的小提琴协奏曲《四季》在他们的演绎下达到了一种至臻的境界,美妙动听,精彩绝伦。《四季》是我极其喜欢的,每年都要听上百次,前些天听到法国钢琴家雅克·路西尔(Jacques Loussier)将其改编成的爵士钢琴版本,也为之深深着迷,音色如夜晚,亮度如火炬,那些迷幻的烟雾仿佛来自乌托邦而非人世,只是其中缺少了派拉德室内乐团所焕发出的巴洛克音乐活力。这部琴弦上的十四行诗情景交融,画意盎然,春天的万物复苏,夏天的电闪雷鸣,秋天金黄色的收获,冬日隐隐的肃杀,无一不渲染出自然的风光和人生的境遇,而强烈的音场纵深感更加强了弦乐的厅堂效果。这款录音录制于1976年,独奏乐器与乐队既有激烈的对抗与辩论,同时又有很好的相溶性,清新舒展,富于音色与速度的对比,整个乐队的演奏风格既温暖又圆润。在众多的录音版本中也许它不是最好的,但却是唯一的。


大提琴金属四重奏:Plays Metallica by Four Cellos
古典音乐背景与现代重金属的结合,不仅取悦了那些摇滚乐迷的耳朵,更发展出一种全新的大提琴演奏技巧。四把大提琴演奏出的震撼人心的效果,令人陶醉其中,欲罢不能。来自芬兰赫尔辛基的古典金属乐队Apocalyptica(基督启示录),仿佛是在一个故事里演绎着跌宕起伏的剧情,高潮、爱情、悲剧和所有的一切,细节的处理感性细腻,一气呵成的旋律让人几乎忘了大提琴的存在,只有当节奏慢下来,你才能看见它本来的面目,才能听见它温和而低沉的音色,剩下的只有那些迎面扑来极具侵略性的激情。这张专辑是对著名金属乐队Metallica 8首经典作品的重新诠释,或者说这是一次致敬,但它绝对不照顾你的聆听感受,如果单纯地用耳朵听,它无疑是嘈杂的,而当你一旦打开心灵,就会觉得那种痉挛般的疯狂实际上是躁动不安的灵魂在倾诉。Apocalyptica的音乐深受俄罗斯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重金属以及歌剧等种种音乐形式的影响,他们并不是简单地将它们混合在一起,而是赋予了大提琴一种不朽的声音和超常的灵活性。


东京四重奏:舒伯特《死神与少女》、贝多芬《拉祖莫夫斯基》
“从人体炸弹的恐惧深处听舒伯特,带着负罪感听舒伯特,念着孔子曰听舒伯特”,在诗人的想象里,这是融入到各个现实的舒伯特,作为个人象征的舒伯特。身高5英尺1英寸的舒伯特,通常被看作是连接古典时期与浪漫主义时期的中间人,从莫扎特、海顿、贝多芬到肖邦、舒曼和李斯特,舒伯特的作用承上启下。舒伯特的基本创作形式是较为古老的,但他以自己的方式塑造它们,比前人更具抒情性。他两首特别有名的弦乐四重奏,是第14号D小调《死神与少女》和未完成的C小调《第12号四重奏乐章》。

贝多芬的音乐是最强有力的,他是扼住命运咽喉的那个人,如果说巴赫是为上帝的荣耀而创作,莫扎特是出于天才的横溢,而贝多芬则是为了将自己的意愿施与世界。你可能不喜欢贝多芬这个人,但你不能不喜欢他的音乐。《拉祖莫夫斯基》是风格比较接近早期四重奏的一首题,是题献给当时的俄罗斯驻奥地利大使拉祖莫夫斯基伯爵的,带有明显的“英雄”色彩,在乐器的表现力上贝多芬作了很多探索,如长度与规模、曲式与结构,都有一种扩展和创新。

东京四重奏是世界一流的弦乐四重奏团,有“最细致高级的室内乐”之称,他们演奏的这张专辑以华美醇厚的声音、辉煌统一的效果和独特的风格,展示出一种琴弦上的富贵和艳丽,足以迷住我们单薄的耳朵。


哈根四重奏团:勃拉姆斯《弦乐五重奏》
在音乐史上,勃拉姆斯是最著名的“3B”之一,另外两个是巴赫和贝多芬。他是最后一位伟大的浪漫主义者,他相信一个更崇高的幻想世界,他的作品几乎无情地摒弃了所有尘世的悲哀,但同时他也是一位本质上的古典主义者,是古典主义火焰的维护者。有两个词经常用在他身上:高贵和完整。勃拉姆斯的室内乐作品几乎首首都堪称经典,他在音乐中所倾注的种种情感,令人为之倾倒,用伟大的小提琴家约阿西姆(Joseph Joachim)的话说,是宝石一般纯净,雪一样柔润,无论在结构形式还是在情感深度上,勃拉姆斯都无懈可击。这张专辑来自奥地利的哈根四重奏团,其中收录了勃拉姆斯的两部作品:《F大调第一号弦乐五重奏》Op.88和《G大调第二号弦乐五重奏》OP.111。有着30年历史的哈根四重奏,曾于2011年10月23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进行过精彩的演出,演奏曲目是巴托克《第四弦乐四重奏》和勃拉姆斯《第三弦乐四重奏》。对于半人半神的不朽者勃拉姆斯,我们只能用世俗的耳朵,等待他穿越时空,然后去聆听那种来自心灵的对话。


钢琴三重奏:勃拉姆斯一号和二号钢琴三重奏
还是勃拉姆斯,他杰出的室内乐作品除了上面介绍的弦乐五重奏,还包括一些钢琴三重奏,这里所收录的就是他的《B大调第一号钢琴三重奏》op.8,和《C大调第二号钢琴三重奏》op.87。而《B大调第一号钢琴三重奏》有1854年和1891年两个版本,至于这张专辑演奏的是哪个版本,还是留个悬念,让你富有乐感的耳朵自己去甄别。还是介绍一下这个成立于1994年的三重奏组合:葡萄牙女钢琴家玛丽亚·胡奥·皮尔斯(Maria Joao Pires)、法国小提琴家奥古斯汀·杜梅(Augustin Dumay)和中国大提琴家王健。皮尔斯的演奏细腻、典雅、妩媚;杜梅的演奏既有法国风格的浪漫与高雅,又有一种豪放的力量;而王健的演奏则有一种让水流汇成瀑布的音色,他们组成的室内乐三重奏深受乐迷的喜爱,在巴黎香榭丽舍音乐厅、阿姆斯特丹音乐厅和伦敦韦格莫尔演奏厅都做过精彩的表演。听听这张专辑,你也许会听到一个最富有清新感的勃拉姆斯。

18

路过
19

雷人
20

握手
20

鲜花
17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94 人)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 HiFi人生
    22
    2020-09-25 | ywen

    音响之路(二十四)

    真正能重播最美音乐的音频系统,就是把模拟放大做到极致的系统,模拟线路讲究的都是越...

    Read More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真正能重播最美音乐的音频系统,就是把模拟放大做到极致的系统,模拟线路讲究的都是越简单越好,越小零件参与到放大系统的工作,...

  • 声音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发烧友都有这样的经验:从商店里选好的发烧器材,搬回家里欣赏的时候,会感觉声音的效果与在商...

返回顶部